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:""。

  “挺住,抓紧我!”张尘大吼道。

  此时杨大春半个身体已经被抛出车外,一只手正抓着行李架,一手紧紧地攥着张尘的手。一脸痛苦的模样。

  车子一路向前滑行,拖出一条极长的车轮印。刺耳的声音不断往耳朵里灌来。

  车子滑行了一百多米,这才停下来。

  车这个地方发生流血事件。甚至还闹到了高层,直接派出军队来zhe:n压,这才了事。

  甚至张尘还听说过,这里的人家里都藏有猎。不知真假。猎威力有时候不比真家伙差。而且子弹都是散开的,取出来异常的艰难。

  “这是自然,谁也不会蠢到拿自己小命去堵别人刀口。”张尘苦笑道。

  “而且,这里的习俗很奇怪,有些民族不吃猪肉,也不许谈论猪。还有些举止习俗也跟其他地方不一样。指不定什么地方就把人得罪了。”

  “总之,能不说话的地方就不说话,能不去的地方就不去。要真摊上事了,直接投降,给对方一个台阶下。这时候大多数人看在我们是外来人的份上,一般都不会计较。”王语梦想了想,又补充道。

  “要是,有些人就喜欢蹬鼻子上脸呢,这也是要忍咯。”杨大春苦笑道。忍气吞声向来不是他的作风。

  “对,也要忍,不管对错,都要忍。我们势单力薄,又在别人的地盘上。”王语梦道。

  张尘狠狠地瞪了杨大春一眼,骂道:“你这倔脾气得改改了,不然指不定哪天就得出事。”

  “这都忍成缩头乌龟了。”杨大春苦笑道,又接着道:“成,反正把蛋缩回去就完事了呗。”

  “话虽然粗了些,但是这个理。既然你明白就好,该怎么做自己心里就得有数。”张尘笑骂道。

  又活动了下先前被拽的手臂。虽然过了几天时间,但还撕痛得厉害,一点劲都没有了。这几天一直都是耸拉着。

  这里大都是干旱地区,年降水量极少。很多植物都存活不了,即使没死也焉了吧唧的。

  空气中透着一燥热,车里即使开着

  着空调也没有丝毫的用处,反而增加了发动机的负担。

  索性便打开了所有的车窗。反倒凉爽了些。

  虽然空气依旧干燥得厉害,至少没感觉到那么闷了。

  张尘总算是体会到高原反应是什么样子了。

  全身上下都软绵绵的,使不出一些力气。胸口像被人强行塞了一团绵花,感觉每口气都只吸到一半就提不上去了,厌厌怏怏令人难受极了。

  又加上一直坐在车里,一路颠波,更是难受得厉害。吃进去的东西几乎都吐出来了。

 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,包括那个面瘫黑衣人在内。只是他在吐的时候都离得众人远远的,待好受些了才回来。

  ps:书友们我是作者大象跳舞,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,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,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,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上角点"+"号->添加朋友->选择"公众号")->输入:""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,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,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  王语梦拿着地图,顺着地图上的指引来到了这片地区的文物管理处,跟看门卫说明了来意。

  门卫打了一通电话,说了几句,放下电话,跟她说道:“行了,你们进去吧,中间那幢,上楼第二层右转第二间就是。”

  他们这一行人足足有六人之多,这么多人进去了怕影响不好。所以王语梦提议张尘和黑衣人一起进去,其他人在车里等消息。

  杨大春前几天的伤还没好,正好乐得清闲,况且还有莫千柔和杨秀儿两个长得很耐看的妹子在陪着他聊天解闷,何乐不为。

  张尘从王语梦这里得知黑衣人名字叫何宁。至于是什么来历,她也不知道。只是知道这人很有本事。对于自己的身份来历只字不提。

  那天何宁突然出现在王语梦的面前,说自己能替她找人。她还吓了一大跳。

  王语梦还透露一个信息,何宁出现的时候正是张尘他们出现在游戏厅的那天。

  张尘心里咯噔一声,原来那人一直在跟踪他们。到底有什么企图,依然怀疑张尘几人是shā're:n案的凶手吗?

  如果是这样,那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就耐人寻味了。绝对不像表面上单纯为了钱而来。至于真实目的是什么,张尘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。只是觉得这人处处透着一股诡异。

  那个黑衣人何宁似乎感觉到张尘在看他,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一秒记住域名:""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古墓凶煞》,

欢迎大家访问:南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txiaoshuo.com/book/46823/20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