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

  哑巴女人平复了心情后,缪缈才小心翼翼地开口,道:“这样一来,我能不能逃出去?”

  女人低垂着脸默默摇头。

  是不能还是不可能?

  缪缈之前没有和聋哑人相处过的经历,此时看着眼前女人不停地以手为掌抹向脖子,却也一眼就明白了女人的意思。

  逃出去就是死。

  可是不逃出去难道一直带着这?这也不现实,虽然不知道这是哪,但是她从女人激动的动作中看出,这里可不是什么善堂福地,而是一个吃人的地狱。

  突然想到什么,缪缈小声试探地问道:“这里是不是吴宅?”

  女人浑身一抖却还是认真地点点头。

  一个名字就让她如此害怕,显然她在这个地方受到了多少非人的待遇!

  缪缈不敢想,可是这下却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要逃出去的想法。

  可是这样想着,她的耳边突然想起一阵熟悉的机械声——

  【叮!宿主使用【身高定制包】,倒计时04:00:01】

  系统熟悉的提示音让缪缈忍不住眼前一亮,她现在的成人形态没办法逃出去的话,那她变成了拇指姑娘就可以逃出去了!

  只要掐好时间,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,生长包时间到了,她变成那么点大的小人谁还能找到她?

  这样一想,缪缈忍不住勾唇笑了笑,而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女人却不知缪缈为何发笑,不经歪头看着缪缈眼里露出迷茫。

  缪缈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好心提醒她的女人,她是逃走了但是她甚至她们怎么办?

  这么一想,缪缈刚刚欢喜的心情又忍不住低落下来,看着对面的女人说道:“你们这里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人吗?”

  女人闻言低落地点点头,突然想起什么对缪缈指手画脚,女人突然跪了下来一秒钟落泪大哭了起来,哭得撕心裂肺好物形象可言。

  缪缈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女人一秒钟落泪,再看到女人的眼神,突然意识到这是她在教她面对别人施暴时她该如何应对!

  看着眼前哭得压抑的女人,缪缈心底一阵撕扯般的疼,到底是怎样的遭遇才能让一个花季少女要这样生活。

  这样想着缪缈准备开口发问的时候,就见女人似乎听到了什么,从地上起来快速抹了把眼泪,低垂着脑袋悄悄退了出去。

  在关上门的时候,女人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示意缪缈,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。

  缪缈却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,忽然读懂了女人临走时动作的意味,快速躺下闭上眼睛躺在床上装睡。

  没过一会,门被推开。

  吴勇推开门就看到躺在床上闭着眼的缪缈,心情大好地朝床头走去。等走到床头看到缪缈那张粉嫩嫩的脸颊,忍不住伸出干瘪的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。

  少年的皮肤如同婴儿般水润,好像他随手一掐就能掐出水似的。

  缪缈冷不丁被人掐脸,生理性地抽了抽眼角,这下却被眼尖的吴勇发现了。吴勇看到了缪缈眼角微动,他见过装死的人不计其数,缪缈装睡的那点小把戏他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  吴勇收起手,淡淡开口道:“既然醒了就起来吧。”

  缪缈装死,想炸我,没门!

  吴勇见床上的人装死不起来,冷笑一声,道:“不起来?那好,爷这就把你幸乐,看你还装不装睡!”

  缪缈闻言一吓,默默睁开眼装作一副被吵醒的样子看向床边的吴勇,果然是他!

  吴勇见人醒了,睁开了那双鲜活的双目,心中忍不住一荡,之前永州城那些个顶级货色全部都上交了,如今好货越来越少,现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这么鲜活的宝贝,他可舍不得像对待那些人那样对待他。

  他,值得他费心。

  吴勇想到这便撑起一脸的假笑,尽力表现出自己和善的一面,轻声细语地对缪缈说道:“小兄弟,你现在在我家,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好不好?”

  啊呸,还哥哥?她要呕死了!

  缪缈眼底的嫌弃明晃晃地让人想忽视都不行,但是吴勇能做到一群人的头头也不是吃白饭的,至少他脸上功夫尽是一流,哪怕明知道缪缈嫌弃他还是一脸和善地看着缪缈。

  “告诉哥哥,哥哥这里有好多好吃的东西。”吴勇不停地诱惑道:“只要告诉哥哥你叫什么,哥哥就答应你一件事,好不好?”

  缪缈闻言眼咕噜不停地转,被吴勇纳入眼底心尖尖就像被猫挠过一般,一想到缪缈喝下的那药,吴勇心里头顿时就像燃起一把火。

  缪缈顿了顿,才漫悠悠地开口道:“我叫缪大喵,你叫我大喵就好。”

  “好嘞,哥哥的小心肝。”吴勇闻言心花怒放,喜滋滋地道:“哥哥我叫吴勇,你有什么要哥哥做的,哥哥保证答应你!”

  “哦,放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缪缈淡定地开口,哪怕明知道吴勇不会同意可她偏要这么说。果不其然,吴勇听了脸色微微一沉,后又稍稍缓和说道:“小心肝啊,哥哥只是请你来家里玩玩,你就在这多陪陪我不好么?”

  “不好。”

  缪缈义正言辞地拒绝,吴勇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黑了下来。

  吴勇见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,脸色不再像刚刚那般温和,话语内带着一丝阴狠,道:“我告诉你,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总有哭着求我的时候!”

  听了吴勇的话,缪缈心底一沉,没错,她就是故意激怒吴勇。

  她自己是怎么到这的她不清楚,但是却能想象得到吴勇对她也算是费尽心思,不然也不会在她离开仁心堂不久就被人敲晕带到这里来。

  这只能说明吴勇他一直派人跟着她,才能在那个时机把她抓走不惊动任何人。

  她虽然不知道吴勇到底看上她哪点,但是既然他为了她能费尽心思,那么抓到这里后,当她醒来她却发现周围居然没有一丝防备设施。

  刚刚那个哑巴女人能来去自如,说明附近也没有监视她的人,而她身上也没有脚铐手铐之类的东西,他凭什么就那么确定她不会逃跑?

  缪缈不相信吴勇费尽心思把她抓来却能让她轻易离开,但是这样毫不防备的姿态却让缪缈心底有点空荡荡的感觉。

  不知道吴勇到底有什么把柄,那么她下一步棋就不好走,甚至哪怕逃出去了,也会被动甚至主动地自己回来!

  故此缪缈她决定要将吴勇到底为何有恃无恐的原因找出来,这样一来,她才能想办法逃出去而不是像现在这么那么被动。

  缪缈不动声色地想着,脸上却是露出不屑一顾的样子,开口挑衅道:“我才不会求你,你!做!梦!”

  最后三个字显然戳中了吴勇哪根敏感的神经,吴勇脸上表情一变,冷笑道:“我做梦?你还不知道自己喝了什么吧?”

  听到吴勇这么一问,缪缈脑袋里飞速运转努力回想自己喝过的东西,她到这永州城后,也就只是在文家吃了顿饭喝了杯茶,难道问题出在这里?

  缪缈思及此嘴上还是嘴硬地说道:“我才不管我喝了什么,反正我要回家,你赶紧把我放了!”

  吴勇听了却不当回事,道:“把你放了也行,但是到时候你别哭着求我。”说完冷笑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床上的缪缈。

  他在拖延时间,因为缪缈喝的那个药什么都好就是药效发挥的时间太长,需要六个时辰才能发挥功效,不过掐指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,他只要再拖一会眼前这个小少年他就会自己求着他缠着他。

  稍微想想吴勇都觉得尾椎骨一酥,他不喜欢强迫人,尤其是那档子事格外注意你情我愿,但是世上哪有那么多你情我愿,故而他最喜欢的就是用药。

  而他收集来的chun药里面,就属缪缈用的那个最为顶级和珍贵。

  这么一想,吴勇看缪缈的眼神瞬间充满了颜色,一想到待会小少年在他身下辗转,他就忍不住面露ying光。

  缪缈被吴勇的眼神吓到,他的眼神好可怕好像要一口把她吃掉,缪缈忍不住了,软声问道:“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,你这个坏蛋!”声音娇软绵柔,惹得吴勇浑身一个激灵。

  在美色面前,吴勇的脑袋也不甚清醒,想着也没什么关系就告诉了缪缈她喝了什么,吓吓她让她别再想着逃跑,准备让她一辈子都呆在这。

  吴勇开口调笑道:“小宝贝,那东西可是绝顶好物,那东西哥哥也就只有一个,你喝了对你也是有好处的。”

  缪缈更迷茫了,对她有什么好处?

欢迎大家访问:南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txiaoshuo.com/book/42927/2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