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居高临下的神秘老修闻言,嘴角一咧,顿显邪气凛然:“嘿嘿嘿,倒算你小子有点儿见识。”

  “能死在本神所掌的半神品变异水元素‘万云神晶’之下,可算是你的福分了,乖乖的下地狱去吧!”

  话音既落时,陡然暴涨的杀势托起他那原本佝偻的身形,腰杆挺拔如松,哪还有半点垂垂老矣的驼背之状?

  说来,他与万宝大神、都算是混迹暗域无数载的老牌大神境强者了。

  因此,“狮子搏兔亦用全力”的理念,早已深入灵魂。

  他一上来,便是全力以赴的最强杀招:“冰云铸?万劫之枪!”

  “杀!”

  就在那一个“杀”字脱口而出的瞬间,老者拉臂于后、再猛然甩冲至前,做了个类似于投掷标枪的动作。

  随后,便见一杆粗壮雄霸、宛如“撑天巨柱”一般的冰枪,悍然刺向辰申的所在,眼看着便要轰中时——“闪现!”

  “唰~~”电光火石后,辰申留于原地的残影,一瞬间便被冲了个稀碎。

  而他的真身,却在截然相反的另一端悬空而立。

  “呼呼、呼呼~~”罡风扫身时、荡起的衣袂飘飘,倒是让这少年看起来越发的俊逸了!“呼~~好凌厉的杀招啊!”

  辰申虽以闪现身法、一瞬之间躲掉了冰枪破体之灾。

  可此时回头去看,仍是心有余悸:“比起万宝大神来,这个老家伙强的可远不止一星半点!”

  “毕竟这家伙的玄修境界本就在万宝大神之上,再加上半神品变异水元素‘万云神晶’的玄威加持,啧啧啧,幸好哥闪的够快……咦?”

  辰申这口气还没松完,却蓦然惊觉:那先前被其施展身法躲闪而过的“巨型冰枪”,竟在触及峡谷地面的瞬间刹住了势头。

  紧接着,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反转、再度追刺而来!“嘿嘿嘿,还真是天真加愚蠢啊!”

  神秘老者冷然一笑间,双眼中,满是居高临下的蔑然傲意:“你以为……你躲得掉吗?”

  “冰云所铸的一切,皆如我臂,令行禁止,无往而不利!”

  “给我中!”

  突如其来的变故,猝不及防的背袭……等辰申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  即便他在仓促之下开启了“极速法则”和“凌波鬼影步”,却依旧是躲闪不及——“嘭!”

  一声轰鸣,震彻峡谷!辰申的后背腰椎处,直接被那巨型冰枪刺了个结结实实!此刻,他整个人便好似成了一张拉满的“弓”,又像是一个字母“C”,来自冰罡枪尖巨大的冲力,直接把他的身躯撞成了这么个形状。

  在那巨大轰鸣声下掩藏着的“咔嚓”声,也不知是冰枪枪尖震碎的脆音、还是辰申脊椎断裂的声响?

  脊柱重创之下,辰申只觉到喉口一甜——“噗~~”一大口血箭飚射而出!“唔……九星玄神巅峰境的修为,再配合半神品变异水元素所造成的杀伤力,当真不凡。”

  辰申嘴角噙血,一脸的凝重之色:“幸好我还有‘金刚不坏身’和‘万金之躯’这两种防御类法则的加持。”

  “否则此番必遭重创,危及性命都不是不可能的!”

  辰申惊讶于对方的“攻击力”之高,而那老修此刻却也在心下暗暗惊叹于辰申的“防御力”之强——“哦?

  这小子当真是不简单啊,明明把本神那一记‘万劫之枪’的杀威照单全收了,却只是伤而不亡。”

  “而且,这小子所受之伤也没有多重,莫不是揣有什么能够提升防御力的珍奇之物吧?”

  “嘿嘿嘿,那敢情好!”

  “这小子身上的宝贝越多,就意味着老夫即将到手的战利品越是丰厚啊!”

  一念至此,老修突地十指大张,对这辰申……哦不,准确的说,应该是对着辰申周遭那些即将溃散的“冰枪残影”,连拍数掌。

  每一掌出,都带起一道诡异的玄能印记。

  “咔嚓嚓、滋啦啦啦啦~~”顿时,那冲撞辰申后、能量渐渐用尽而徐徐消散的冰枪之影,竟在刹那间攀向辰申的四肢,大有要将其冰冻封固的架势!辰申为之瞠然:“这……什么情况?”

  耳边,乍然响起那老修狂放的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,‘神晶冰云,万劫之枪’。”

  “你可知何为‘万劫’?”

  他言及此处时,昂然挺胸,大有一副惶惶不可侵犯的高深之相,字字铿锵:“以吾之坚冰,封敌千万载!”

  “使他时而感知坠入炼狱火冰之窟,时而又仿佛堕落于毒蝎蛰咬之穴。”

  “如此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尝尽艰苦滋味,是为‘万劫’也!”

亚游娱乐|官方  “喀嚓、咔嗤嗤嗤~~”霎时间,变异水元素“神晶冰云”的封冻之效,已开始从辰申的手脚尖端,往他的四肢、躯干上火速蔓延!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,辰申已被从头到脚冻成了个“冰人”!“嘿嘿嘿,你小子是本神所收集的第一百五十七个‘人形标本’。”

  老头眼中,邪光凌厉:“而你也会跟其他‘标本’一样,在生命气息完全消泯之前,好好享受这‘万劫’之苦吧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随后,他便不再搭理辰申这座轰然坠落的“冰雕”,自顾自的飞去万宝大神的尸首旁。

  目光一扫后,不禁撇了撇嘴:“呀嘿?

  这家伙的空间玄镯,已被那白衣小鬼据为己有了么?”

  “罢了,等那小子被饱尝‘万劫’之苦而死以后,本神再去取他的玄镯。”

  “嗯……之前一百五十六个‘人形冰雕’,在经受‘万劫’之苦时,坚持最久的那个也不过扛了百余天。”

  “依我看,这小鬼是决然无法突破百日极限的,本神等得及!”

  “百无聊赖下,倒也能逛一逛这丛云界,找些乐子玩玩儿……”然而,这老家伙还没来记得迈开步子,脸上的笑意就已瞬间凝固:“怎、怎么可能?”

  原来,他忽然感应到封困辰申的“神晶冰云”,竟从最内层开始、慢慢的融化起来了……

欢迎大家访问:南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txiaoshuo.com/book/2615/3272/